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隐隐不安小说

第28章 隐隐不安小说

发表时间:2021-06-10 21:58:27 作者:爱偷懒的鬼晨

到时候倘若张姐发问出来的话,她要怎么提问?有些头疼。却,严子诚的脚步迅速,无论秦梓叶说什么,他都也没要停下去的意思。始终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严子诚有些急色的将然而,严子诚的脚步很快,不管秦梓叶说什么,他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弃婚总裁请放手》章节目录<<<


《第28章 隐隐不安》精选

到时候若是张姐追问起来的话,她要怎么回答?

有些头痛。

然而,严子诚的脚步很快,不管秦梓叶说什么,他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一直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严子诚有些猴急的将秦梓叶放在沙发上后,这才顺势将自己办公室的门给反锁掉。

不容许秦梓叶抵抗,严子诚伸出手,直接扣住了秦梓叶的后脑勺。

那男性独有的气息,一瞬间扑面而来,将秦梓叶席卷着。

严子诚低头,盯着秦梓叶低声着:“梓叶,要个孩子吧。”

原本还疲惫不堪无精打采着的人儿,一瞬间身体绷直,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掉了。

简单的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后,秦梓叶这才抬头婉拒着:“我觉得我们暂时还没有发展到那一地步,严总,我现在暂时还没有想要孩子的打算,你要我履行的义务我也履行完了,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在没有确定严子诚和秦伦的死真的没有关系前,她还没有办法彻底放下自己内心的那个戒备。

而且最近程青青出其的安静,没有什么新的小动作,也叫她隐隐有些不安。

按照她对程青青的了解程度,这件事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作罢的。

却不料,秦梓叶的拒绝,叫严子诚误会加深。

“所以就算是有孩子,你也不打算要,是吗?”

若是这样的话,他也就能够想的明白秦梓叶会去买那东西的原因。

只是,那毓婷也早就过了最佳时期了,现在吃……也晚了。

“不好了严总。”

门突然被敲响,林经理的声音有些慌张。

严子诚迅速的起身,直接将自己的外套批盖在了秦梓叶的身上,而后迅速将自己卧室的门反锁,这才走了出去。

将自己办公室的门打开,严子诚缓慢的坐在了沙发上,安静的等待着林经理开口。

林经理掏出自己的手机,将直播中的相关新闻打开,一边播放一边解释着:“刚才我接到通知,说是程家那女人召开了记者会,说是被……被您玩弄感情,利用她的身份,最后却抽身而出,甚至……爆出了您和她比较……比较私密的照片,现在这件事情在外面被传的沸沸扬扬的,甚至有人跟风说秦伦的事情,就是你一手策划下来的,据说那程青青还有什么劲爆的证据,要在晚一些的时候公开,这件事情很严重,不少人已经议论开来了,我担心若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对我们公司造成不小的影响。”

果然,这才是程青青的性格啊。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算是摧毁了,也绝对不会叫它落入别人之手。

简单的看了一眼上面直播的内容后,严子诚反倒是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

看严子诚不着急,反而笑容满面,林经理满头雾水。

“这件事情想办法再搞大一些,越快越好,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接下来也不需要再给我汇报,如果计划有变动的话我再另行通知你。”

虽然不知道这严子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林经理还是迅速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出去。

而严子诚的卧室内,秦梓叶也是一点都没有安分。

在不惊动门外人的前提下,秦梓叶已经开始搜索着严子诚房间里头的东西。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秦梓叶搜查到了一个小U盘,刚想要尝试打开看看,却听见外面关门的声音,吓 的秦梓叶直接将U盘塞进了床底下,迅速的恢复自己往日那种淡然的神色,顺势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等严子诚门打开的时候,秦梓叶恰巧换好衣服。

严子诚没有察觉到她的小心思,顺势一坐,直接啦出折叠型的小桌子一边戏谑着:“梓叶,想不想要看一出好戏?”

好戏?

再好的戏码,从严子诚的嘴巴里说出来,仿佛就会变了一个味道。

当然,秦梓叶并没有直接说明,反倒是学着严子诚的样子,将自己的眉头一挑。

她不说话,严子诚自然就当做她是默认了。

只见严子诚迅速的打开自己的笔记本,输入了程青青几个字,果然就跳出来一大堆的直播链接。

随意的点了一个进去,镜头那边的程青青正哭的梨花带雨着,叫人着实心疼。

而镜头那边的不少媒体们,更是被她的情绪所渲染,甚至有一些人竟然开始谩骂起严子诚没有良心之类的话。

电脑前的秦梓叶,竟然难得配合着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媒体说的是不错,这严子诚确实是有点渣。

面对秦梓叶的指控,严子诚有些欲哭无泪。

伸出手,严子诚轻柔的刮了一下秦梓叶的鼻尖后,这才开口着:“之前我答应过你,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做事情,我承诺于你的事情就绝对会做到。之前一直想要找文件给你,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刚好错开了。在你打开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秦梓叶双眸发直,目光直勾勾的锁定在了严子诚的手上。

“说。”

几乎没有多加思考,严子诚在提出要求的时候,秦梓叶就直接单刀直入。

当初严子诚要她股份的时候,她也是不曾犹豫过。

为了能够调查出自己父亲真正的死因,她已经不去计较那么多后果了。

现在,她一无所有!

执起秦梓叶的细发,严子诚细细摩挲了好一会后,这才轻俏开口着:“要个孩子吧。”

看他那神色,放松着带着一丝执着的样子。

秦梓叶稍稍迟疑了一下后,这才勉强点头应答了一声。

若不是严子诚这次主动提起的话,秦梓叶差点也忘记了。

那日她也和严子诚发生了关系,后来因为诸多事情,导致她忘记去做事后措施,刚才她还替那张姐着急呢,但是仔细想想,发现自己也一个月没有来月事了。

该不会……

想着的时候,秦梓叶下意识的吞咽了口唾沫,慌张的样子全部写在脸上。

而这一边,严子诚得到了秦梓叶的回答后,心情似乎还是很不错的样子。

毕竟这个女人言出必行,这一点他还是很熟悉的。

打开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文件夹,严子诚递过去。

秦梓叶顺势接过,看着上满一些调查报告,秦梓叶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着。

一切都和她之前推测的没有太大的出入,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毒竟然是一早就被人下好在那钻戒上的。

也就是说,对方早就已经算计好了,那秦伦会去触碰那戒指,所以才会引起毒性。

“不应该,没有道理的,我父亲不应该会去触碰那戒指的,更何况那戒指我根本就没有添加任何有害物质,我一直都是……”

“因为最后竞拍下来那戒指的人,是你父亲。”

严子诚看似不经意的一番话,却叫秦梓叶直接呆滞在了原地。

他说什么。

秦梓叶情绪起伏有些大,嗖的一声,直接将那报告丢在了地上一边怒吼着:“不可能,严子诚你在骗我对不对,我回去的时候我父亲已经倒地了,可是那时候竞拍还没有结束,不可能的,我父亲怎么可能是触摸到了戒指就毒发身亡的,没有任何的传播途径,怎么可能这样就置他于死地?”

她的眼眸里泛起一丝涟漪来。

难道说,有人在她的戒指上偷偷动了手脚。

所以她是间接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吗?不可能……不可能。

踉踉跄跄的,秦梓叶后退了好几步,最终跌在了地上,喃喃自语着。

严子诚不忍她这样折磨自己,起身,直接将秦梓叶啦起来,顺势拽入自己的怀里柔声着:“傻瓜,这件事情当然和你没有关系了,只是你的化妆品有问题,那日你出席的时候,你父亲应该曾经触及你的东西,而且我怀疑,是吸入的,并不是从嘴巴里吃进去的。而监控调查,那时候唯一和你有过接触的人,除了张姐,应该就是程青青了,毕竟我的地方,进来的只有她和你。我并不认为你是在自导自演。”

若这一切真的是这个女人自己一手策划的话,那么他甘愿认输。

是啊,毕竟是程家的场地,想要在这个地方动点什么手脚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秦梓叶低头思索了很久,却始终抓不到关键点。

有些烦躁,秦梓叶闷哼了一声,这才带着浓烈的鼻音着:“严子诚,我能问你个事情吗?”

虽然现在证据还不足够,但是光凭借着其中几点,就已经足够叫秦梓叶产生逆反的心了。

严子诚侧头,撇了一眼自己身边脑袋低垂的女人后,不急不缓矫正着:“叫我子诚,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喊我老公。”

弃婚总裁请放手

弃婚总裁请放手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总裁豪门
  • 作者:爱偷懒的鬼晨

秦梓叶为了能失败嫁给严子诚,不顾一切代价如了愿,只为义务当年诺言。可结婚后,她体验感受到的也不是恩爱有加,不是无止境的报复,而这背后,竟从一大早就被人参与策划好了的阴谋。她遭人周边的人纷纷送上了自己最真诚的祝福,然而,却只有新娘一个人站在教堂里。。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