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擦擦口水吧小说

第30章 擦擦口水吧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7 22:12:55 作者:夏七月

陪唱女被推上一边,愤怒的之余非常轻蔑的上下打量了几眼宁溪。穿的不明白是什么面料的衣服,头发糙的很,皮肤糙的很,整个人都是那么的粗燥。男人的鼻腔的酒气一阵一阵的铺向宁溪穿的不知道是什么面料的衣服,头发糙的很,皮肤糙的很,整个人都是那么的粗糙。。

>>>《寂寞婚途》章节目录<<<


《第30章 擦擦口水吧》精选

陪酒女被推向一边,愤怒之余十分不屑的打量了一眼宁溪。

穿的不知道是什么面料的衣服,头发糙的很,皮肤糙的很,整个人都是那么的粗糙。

男人的鼻腔的酒气一阵一阵的铺向宁溪,“你说的是真的?”

宁溪被这种浓郁的酒气熏的脸颊控制不知的微偏,“少爷,你、你先放开我。”

郁时年笑了一声,这笑声里面听不出任何的笑意。

“欲拒还迎?”他掰着宁溪的脸,在上面拍了拍,“你还嫩了点。”

那陪酒女顿时就不艳羡宁溪了。

因为郁时年那语气中的森冷,就连她都听出来了,控制不住的就能打一个寒颤。

本来霍敬还在想着,郁时年的口味怎么变了。

一枝花插了精致豪华的陶瓷花瓶就换泥瓦罐,这口味也变太快了。

可现在一看郁时年的这表情,他就明白了。

郁时年在残虐的时候,一双黝黑的瞳孔就会展现出异样的红光。

这种情况在三年前宁菲菲跳楼宁溪入狱之后异常明显,过了一段时间才慢慢的好了。

此时此刻,那种暴虐的红色又重新浮现在眼睛上了。

就因为……

霍敬看向这个胆怯的女佣的脸,和昨天死了的宁溪,太过相似。

他忽然目光一顿。

他的这个角度看向这女佣,陡然发现这女佣的眼睛里似乎是藏匿溢出来了一抹一样激烈的目光。

却只是一闪而过,等到他再看过去,就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头顶彩灯照的,他看错了。

而事实上,宁溪适才几乎没有控制住自己。

她在郁时年的身上扭动着,“少爷,求求你,我什么都不会,你……你放开我……”

“什么都不会?”

宁溪在身材高大挺拔的郁时年的怀中,就好似是一直张开翅膀的苍鹰和一只弱小的鹌鹑,他能轻而易举的用利爪撕裂她。

郁时年单手拿过红酒,哗啦啦的在高脚酒杯中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你不是女佣么,喂我喝酒。”

宁溪的眼神定定的看着那闪烁着潋滟红色的酒杯,她小心怯懦的问:“我、我喂您喝酒,您就、就回家?”

郁时年心中冷笑。

现在还没有忘了这回事,还真是个女骗子。

他目光冷然,“现在轮得到你对我开条件了?喂我。”

宁溪将酒杯端了过来,酒杯边缘朝着郁时年的唇蹭了过去,可是郁时年的薄唇抿成一条线,一点都没有张开的意思。

“少爷?”

郁时年的手指粗重的碾上了宁溪的唇,“嘴对嘴喂。”

宁溪的身体没有控制住的猛地一颤,手里的酒差点都撒了出去。

宁溪下意识的死死并住了双腿。

宁溪低着头,眼睛里藏着的满是屈辱的光,她握着酒杯的手指关节都已经渐渐地泛白。

她真想一把将这酒杯摔碎在郁时年的脑门上,再狠狠地给他一个巴掌!

可是,不行。

她必须忍。

为了童童。

也为了她自己。

宁溪闭了闭眼睛,仰头灌了一大口酒,照着郁时年的唇就渡了过去。

郁时年故意没有张嘴。

酒液顺着两人的唇角下颌流了下来,浸透了衬衫衣领。

郁时年冷冷的说:“如果你再敢流掉一滴,我就把你卖到夜宫的最底层。”

宁溪浑身又惊颤了一下。

夜宫的最底层,纵然是她没有去过,也知道那是秽乱的地方,女人一旦进入那里,就成了机器。

霍敬此时置身事外,倒是觉得新奇的很。

他隐在暗中,一边喝酒,一边观察着宁溪脸上闪现的细微表情,还真的是有趣极了。

这一次,宁溪没有含满酒。

她帖着郁时年的唇,唇舌轻轻地在他的唇缝间摩挲着,撬开,然后将红酒一点一点的渡过去。

郁时年低头看着这张平平无奇的脸,眼神越发的幽暗起来。

这个女人……

分明长得丑,一副土里土气的模样,但是身上的味道很清甜,靠近了好似能嗅到身上带着一股牛奶的香味。

唇舌异常的温暖柔软,当红酒酒液度过来的时候,他觉得这酒仿佛夹杂了牛奶。

只是反复几次,他就醉了。

宁溪终于喂完了最后一口酒,长舒一口气,刚准备移开唇,郁时年猛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死死地压向自己,唇蛮横的压了上来。

“唔!”

宁溪的下颌被男人捏着,齿关被迫打开,任由男人放肆虐夺。

等到分开的时候,宁溪的嘴唇舌根已经彻底麻木了,毫无意识的张着,口水都从唇角流了下来。

黑暗里传来一声轻笑。

霍敬向前倾身,支起了腮帮,“小女佣,可以擦擦口水了。”

宁溪的脸顿时爆红,急忙去擦自己的嘴角。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了,霍敬将交叠的双腿从茶几上放下来,走过去开门。

“霍少,是郁少奶奶在下面……”

霍敬偏头看了一眼包厢内。

因为宁溪的死,郁时年这两天也着实太压抑了点,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喝酒解闷是一方面,可是好不容易找到发泄的点,也不能就这么被破坏了。

霍敬反手把包厢门关上,松了松领口,“带路。”

曲婉雪早知道宁溪这人就不靠谱。

就传一句话的事儿,就能耽误二十分钟,她是死到楼上了么?

曲婉雪实在是等不了,径直就走了出来。

在来到vip通道入口的时候,有人挡住了她。

曲婉雪眯了眯眼睛,“沈越,给我开路。”

“是。”

沈越虽然长相清秀看起来精瘦,可是身手好过比自己块头壮实几倍的壮汉。

他刚一出手,飞快的一个背靠,过肩摔,将一个壮汉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地板震动了两下。

啪啪啪,远处传来几声清脆的击掌声。

“好身手。”霍敬比了比大拇指,“这位帅哥愿不愿意来我的夜宫当保镖啊,我可以给你高于现在工资的五倍。”

曲婉雪眼神不善,“霍三公子,当着我的面挖我的人,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霍敬好似这才看到曲婉雪,急忙拱手,“抱歉,郁少奶奶,您怎么来了?”

曲婉雪冷哼了一声,“我是来找郁少的。”

“时年?时年今天没来夜宫。”

曲婉雪看着霍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骗鬼呢!郁少的司机就在外面候着。”

寂寞婚途

寂寞婚途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生活
  • 作者:夏七月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日,亲自动手将她推往地狱。五年的牢狱生活,磨去了她所有的棱角。“恨,就去报仇雪恨。”五年后,她浴血归来时。她说:郁时年,孩子也不是你的。她说:郁啪的一声。。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