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长得太像她小说

第28章 长得太像她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7 22:12:52 作者:夏七月

“这样?但是这样?”男人衔着恶略的笑,目光中是墨黑看不见底的恶意。宁溪一个激灵。她强制性的控制住自己,才也没狠狠地地给郁时年一个巴掌!就犹如回了三年前,她被男人压宁溪一个激灵。。

>>>《寂寞婚途》章节目录<<<


《第28章 长得太像她》精选

“这样?还是这样?”

男人衔着恶劣的笑,目光中是浓黑看不到底的恶意。

宁溪一个激灵。

她强制的控制住自己,才没有狠狠地给郁时年一个巴掌!

就如同回到了三年前,她被男人压在婚礼前化妆间的地板上肆意的轻薄,她浑身轻颤,听着他口中说出来那些伤人的话,刺心入骨。

宁溪知道郁时年讨厌的是什么。

于是,此时,她在伪装怯懦害怕的同时,就在男人粗粝的手指拂过她的胸上方皮肤的时候,从唇齿中,溢出来一声仿佛是在享受的娇吟。

郁时年脑子里一下清醒了。

面前这张脸,和三年前那张化妆间里享受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贱人!”

他狠狠地抬手甩开了宁溪。

宁溪身子本就瘦弱,撞到了后面的花架,上面的盆栽掉落下来,砸在了她的身上。

她慌忙爬起来,跪坐在一旁,哆嗦着身体。

“对不起,对不起,少爷我错了。”

郁时年胸口起伏着,他把烟蒂狠狠地按灭在烟灰缸里。

“我那样摸你,你很享受,很舒服?”

宁溪急忙摇头,“没、没有。”

“没有?可刚才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表现的。”郁时年冷冷的说,“你的表情像极了一个荡妇。”

宁溪趴在地上,只剩下了摇头。

她的手指扣着地板。

眼神里是恨意。

她此时根本就不用伪装,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只不过不是害怕怯懦,而是恨!

郁时年向后退开椅子,站了起来,朝着宁溪走了过来。

他站在她的面前,她匍匐在他的脚下,就好似是在亲吻他的鞋面。

他蹲下来,手掌死死地握住了宁溪的下巴,把她的面庞捏的都几乎变形。

“怪只怪你这张脸,长得太像她。”

他忽的起身,走回桌边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过来帮我按摩。”

宁溪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绕过宽大的书桌走到郁时年的身后,抬起自己的手,放在了郁时年的太阳穴上。

她的右手还是无法用力,只是配合左手做出一些简单的按摩动作。

她低头看着男人的黑色头顶,眼神中是湮灭不完的恨意。

如果现在她的手里有一把刀的话,一定会毫不留情的一下刺入到郁时年的喉咙之中。

她无法忘记的屈辱和黑暗记忆,全都是拜面前的这个男人所赐。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宁溪的一只手都已经酸痛了,力道自然也就没有刚开始大了。

“没吃饭么?”郁时年不满的说。

宁溪急忙用力。

孰料,手指甲在郁时年的耳廓处划了一下,郁时年猛地起身。

宁溪吓了一跳,差点跌坐在地上,“对不起,少爷,我……我的胳膊……”

郁时年猛地撞开了椅子站起身来,随手拿过衣架上的一件西装外套就往外走,摸出手机顺手接了一个电话。

“出来喝酒?”

“夜宫vip1302。”

宁溪抬头看着郁时年的背影,收敛了脸上的可怜相,扶着桌角站了起来。

她知道今天郁时年为何这样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今天,宁溪死了。

作为宁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最后一点痕迹,也因为死亡而彻底消亡了。

现在的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

宁溪平时就在厨房帮忙,她有很多机会可以下毒。

只是,菜不是做给郁时年一个人吃的,也不是她一个人做的。

一但事发,牵累的就是张嫂。

她想要找一个万全之策。

而此时,她看见了放置在桌边的一个木盒,木盒盖子打开,露出里面摆放整齐的雪茄。

她有了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

…………

当晚,曲婉雪一直在公司里忙到了十一点才回来,却发现郁时年不在家。

她把管家给叫过来询问,林管家说:“少爷让备车,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是哪个司机当值?把电话给我。”

曲婉雪拿到了电话,拨了过去。

对方经不起曲婉雪的咋呼,便全都给说了。

夜宫。

曲婉雪咀嚼着这两个字,舔了舔唇,灌下一杯水来,抬步往外走。

沈越身为曲婉雪的贴身保镖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曲婉雪忽的顿住了脚步,眼睛朝向隔壁亮着的房间,“把值班室的女佣给我叫来一个。”

宁溪今晚值夜班。

她被叫出去的时候还云里雾里的。

曲婉雪扫了她一眼,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换上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宁溪不明所以,只在外面套上了一件外套就跟了出去。

这是她来到郁家近一个月来,第一次外出出门。

她坐在车座上,偏头看向车窗外飞快划过的街景,敏感的发觉到曲婉雪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似是在打量着她。

宁溪缩了缩肩膀,“少奶奶,我们要去哪里?”

曲婉雪瞧着这女佣好似鹌鹑的模样,冷冷的反问,“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问我了?”

宁溪急忙回答:“对不起少奶奶,我不问了。”

曲婉雪向后靠了靠,伸手勾了勾。

好似是一个铁血军人一样坐在一旁的沈越立即就从酒柜里面拿出来一瓶红酒来,并送上了一个酒杯。

曲婉雪倒了三分之一,送到唇边浅浅的啜着,“告诉你也无妨,现在是去夜宫。”

“夜宫……是什么地方?”宁溪问。

曲婉雪一脸看乡巴佬的表情,“沈越,告诉她。”

沈越朗声说:“夜宫是c市最大最奢靡的夜总会,豪门权贵的销金窟。”

宁溪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以前,还在宁家的时候,她第一次来夜宫,就是宁菲菲和祁然哥哥带她的。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夜宫的门口。

从外面看过去,这就好似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一般,高高的九十九层阶梯之上,是名为凯旋门的三道旋转玻璃门,灯光霓虹聚光灯交相辉映,将这里勾勒成普通人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地域。

宁溪表现出了十分的惊讶。

她扒着玻璃,脸几乎都已经贴了上去,瞪大眼睛看着这样奢侈豪华的建筑物。

“下车了。少奶奶都下去了。”司机低低的吐槽了一句,“真是没见过世面。”

夜宫是会员制。

进入夜宫的人,非富即贵,手里都是拿着一张会员卡,有严格的检查制度。

宁溪跟着曲婉雪走了进来。

呼吸所到的地方,全都是纸醉金迷的味道。

三年没进来过,夜宫又进行了翻新,比起来三年前,更加奢华奢靡了。

曲婉雪的身份特殊,一进来,就已经有眼尖的人看见她迎了过来。

“郁少奶奶,您来了。”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过来,满脸堆着笑。

曲婉雪神色睥睨的扫了她一眼,“给我准备一个包厢,我想先喝两口水。”

“早就准备好了,您这边请。”

进了包厢,曲婉雪不耐烦的叫那些无关的人先出去,才对站在角落里最不起眼的李娟说:“李娟,我要你去做一件事。”

宁溪急忙上前一步,“少奶奶。”

“你现在出去,去找少爷,就说老夫人让他回家。”

这才是曲婉雪叫上一个女佣的用意。

她是郁家少奶奶,就算是郁时年在外再荒唐,她也要给他留脸,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倘若是出来玩一趟她就兴师动众的过来拿出捉奸的架势来,也太小家子气了。

“还有,”曲婉雪补充了一句,“不用说我在这里。”

寂寞婚途

寂寞婚途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生活
  • 作者:夏七月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日,亲自动手将她推往地狱。五年的牢狱生活,磨去了她所有的棱角。“恨,就去报仇雪恨。”五年后,她浴血归来时。她说:郁时年,孩子也不是你的。她说:郁啪的一声。。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