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偷听小说

第26章 偷听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7 22:12:51 作者:夏七月

门外没人。影子是从在前面光亮照回来的,能制造出了一种影影绰绰的假象。曲婉雪这才松了口气。她和郁时年结婚了三个月还也没做过爱这件事情,她始终都刻意隐瞒的很好,也没人明白影子是从在前面光亮照过来的,制造出了一种影影绰绰的假象。。

>>>《寂寞婚途》章节目录<<<


《第26章 偷听》精选

门外没人。

影子是从在前面光亮照过来的,制造出了一种影影绰绰的假象。

曲婉雪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和郁时年结婚三个月还没有做过爱这件事情,她一直都隐瞒的很好,没有人知道,她也只告诉了电话另一端的人。

电话另一端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还以为有人在偷听。”

对方说:“我倒是有一个法子,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曲婉雪眼睛一亮,急忙问:“什么法子,你快点说。”

对方说了几句话,曲婉雪的眉心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我让郁时年去检查男科?这不就是明面上打他的脸么?是一个男人都不会同意的。”

“你可以旁敲侧击的叫老夫人说这话,你们都结婚三个月了,也一直都没有孩子,想要去把婚后检查给补做上。”

曲婉雪眼睛一亮,只听对方接着说:“这边我负责,他性功能到底有没有妨碍我会知道,如果有病,就治,没病的话,也好办。”

“怎么办?”

“下药。”

曲婉雪的心突突的一跳,握着手机的手指都握紧了,“下药?”

“对,下了药,因为药物作用,就别想再软下来了,到时候还不是任由你为所欲为么。”

曲婉雪脸上已经是笑开了花,“去你的,说什么荤话。”

对方也笑了两声,“等着听你的好消息。”

…………

宁溪已经上了二楼。

她将手中的夜来香摆放在走廊尽头的窗台上,站在窗口愣愣的看着外面墨蓝色的好似是一块上好的天鹅绒的天幕,脑袋里不断地回想着刚才听到的话。

郁时年性功能障碍?

宁溪心里一时间有点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

有报复的快感。

身为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萎了,这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了。

有刻骨铭心的恨意。

郁时年有这方面的病,也就不会因为出去乱搞而染上性病和艾滋,就连老天都少了一条惩罚这种男人的路径。

只是……

郁时年究竟是只对曲婉雪一个人不行,还是对所有女人都不行?

蹬蹬蹬蹬。

身后传来了一阵轻轻地脚步声,踩踏在地板上。

宁溪急忙回了神,转过身来,就看见了已经跑过来的郁思睿。

“小少爷。”

叫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宁溪脑袋里猛地窜出了一道光。

郁时年对曲婉雪不行?!

那面前的小少爷是郁时年和谁的孩子?!

郁思睿扯着宁溪的衣角,摊开手心,他的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枚硬币。

宁溪一下笑了。

她蹲了下来,“你还记得啊。”

郁思睿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指着宁溪,呜哇了两声。

宁溪一双眼睛笑的弯成了一弯月牙,“你先让我帮你变魔术?”

郁思睿摇头,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宁溪已经看明白了,却故作不解,“你想让我给你硬币?”

郁思睿已经急的快哭出来了,张嘴似乎是在搜寻着说话的词语,却就是一点都开不了口。

“教……”

郁思睿口齿不清的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宁溪都惊呆了。

郁思睿歪着脑袋,似乎是在小脑瓜里面仔细的去搜寻着,又不太肯定的重复了一遍,“教……我。”

只是,他的语言不太标准,听起来很怪异。

“好,我教你。”

郁老夫人找的家庭教师还没有过来,而郁思睿就已经学会了两个字。

宁溪只会三个简单的小魔术。

还是在很小的时候,祁然哥哥教她的,她当时也学了好几个小时才学会,然后还要配合手眼,练了一段时间才算是真正的掌握。

可是面前的这个才不满三岁的小男孩,竟然只看了三遍,就学会了。

宁溪想要趁热打铁的再教会郁思睿说最简单最基础的话,郁思睿已经兴高采烈的在玩自己的硬币了,毫不理会宁溪。

宁溪忽然发觉,这个小男孩,不是笨,也不是智商低,而是他自己不想学。

他有兴趣的,才会一点就透。

而他不感兴趣的,就算是你在一旁说破了嘴,他也不屑一顾。

“你在干什么?”

曲婉雪从楼下上来,就看见了在走廊上的女佣。

宁溪忙站起来,仿佛是哆嗦胆小的鹌鹑似的缩起了脑袋,“少奶奶,夜来香开、开花了,我来送花。”

曲婉雪想起来了。

她看见宁溪放在窗台上的一盆花。

绿叶之间,白色的小型花瓣缀着,团团锦簇,十分漂亮。

曲婉雪冷哼了一声,“算你没骗我。”

宁溪低着头。

“下去吧,没什么事儿就别自作主张的上来,免得让人看见了碍眼。”

“是。”

宁溪下了楼。

她听见曲婉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跟我回房间,在这里跟一个女佣厮混在一起像什么话!”

宁溪脚步顿了顿,却还是没有回头。

她去找张嫂,张嫂正在厨房里收拾打扫。

宁溪便卷起了衣袖,也帮张嫂擦桌子。

张嫂看见了,急忙过来拦宁溪,“你这是干什么,好好养着。”

宁溪憨憨的笑着:“我手痒了,闲着都快发霉了。”

张嫂实在是拗不过她,就让她只做擦桌子的活,右臂注意不要伤到。

哗啦啦的水声很大,但是张嫂还是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哽咽声。

张嫂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宁溪满脸都是泪,还在压抑的哭着。

张嫂急忙过来,用袖子给宁溪擦眼泪,“好好的,你哭什么。”

宁溪哽咽着,“我、我刚才上楼……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我怕少奶奶会,会对我……”

张嫂心里一惊,“你看到了什么?”

宁溪说:“我、我看到了少奶奶在掐小少爷的胳膊……唔!”

宁溪还没说完,张嫂就一把将宁溪的嘴给捂住了。

宁溪一双大眼睛眨了眨。

张嫂朝着厨房门口看了一眼,又把水龙头开的更大了一些,“这话可不能乱说!”

宁溪摇了摇头,很委屈的说:“我是真的看见了……”

“那少奶奶看见你了么?”

宁溪想了想,摇头,“没有。”

张嫂这才放下了心,“这件事情你千万别对别人说,腐烂在肚子里!”

“可是……”

“没有可是!”张嫂打断她,“在这种豪门里,看到的就要当成没看见,听到的也要当成没听见。” 

宁溪点了点头。

张嫂叹气了一声,转过去继续洗碗。

宁溪顿了几秒,又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小少爷不是少奶奶的孩子?”

“乱讲什么!”

张嫂扭头瞪了她一眼,对上宁溪好奇的目光,她才幽幽的叹了一声,“看你这好奇的模样,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么?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宁溪自从进来,一心一意的心思都是在郁时年身上,也根本就没有关注别的什么豪门密辛绯闻轶事。

张嫂是在郁家最老的老人儿,知道的也最多。

从张嫂的口中问不出,可是却还有一些喜欢八卦的小女佣。

经过打听,宁溪才算是了解到一些事情。

寂寞婚途

寂寞婚途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生活
  • 作者:夏七月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日,亲自动手将她推往地狱。五年的牢狱生活,磨去了她所有的棱角。“恨,就去报仇雪恨。”五年后,她浴血归来时。她说:郁时年,孩子也不是你的。她说:郁啪的一声。。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