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为什么撒谎小说

第22章 为什么撒谎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07 22:12:47 作者:夏七月

宁溪的目光陡然望向郁时年。她想起了三年前。那时,她悲苦乞求的望着他,希望他能相信自己,给自己一个相信的眼神,可是换回的,却是他无情的话语。“给我按住她,让她跪下!”那句话,伴随

>>>《寂寞婚途》章节目录<<<


《第22章 为什么撒谎》精选

宁溪的目光陡然望向郁时年。

她想起了三年前。

那时,她悲苦乞求的望着他,希望他能相信自己,给自己一个相信的眼神,可是换回的,却是他无情的话语。

“给我按住她,让她跪下!”

那句话,伴随着头顶轰隆隆的雷声响起。

她被踹了膝盖,软倒在地上,被压着朝着一座墓碑,磕头赎自己并不曾犯下的罪过。

宁溪闭了闭眼睛。

三年前她就已经认清楚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他的狠毒,他的冷血,他的不留情面。

总而言之,不爱你,什么都是错的。

就连她的呼吸都是错的。

郁时年有点吃惊。

这个女孩,一双眼睛看着他,竟然就好似是一座没有血肉的木偶一样,眼光虽然可以看到底,却没有一点温度。

她被两个保镖按在了沙发上。

系着头发的发绳掉落在地上,枯糙的头发散落在脸前。

“唔。”

宁溪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陆轻泽向前一步,忙说:“你们别动她的手臂。”

这样的重压下,有可能骨头错位。

他蹲下来,伸手去拆开宁溪绑缚在右臂上的绷带。

绷带一圈一圈的拆开,露出了弯曲的手肘,陆轻泽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这……

“什么时候骨折的?”

宁溪还没回答,一旁的林管家已经准确的说出来了一个日期,“已经过去有多半个月了。”

林管家负责郁家大大小小的事情,这种事情自然都是条分缕析的在脑子里记住。

宁溪看着陆轻泽的眉头皱了皱。

他拉着宁溪的手腕,让手臂缓缓地伸直。

“啊……”

宁溪眉心拧在了一起,疼的没忍住痛呼出来。

崔小桃噗嗤就笑了出来,洋洋自得的说:“在专业的医生面前,还这么继续装,李娟你还真的是见了棺材都不掉泪!”

曲婉雪可没有郁时年这样的好耐心,等着看佣人的把戏,有这么时间,她宁愿去和郁时年再多尝试一次。

“怎么样,好了没有?到底骨折没有?”

宁溪手心里捏着一把汗。

她的手并不是在两个月前骨折的。

而是在一个星期前。

时间可以骗过外行人,却骗不过内行人。

医生能看得出来时间。

不过她看这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心里也开始不确定了。

她忽然心思一动,在发觉没有人注意的角度,在陆轻泽的手掌心里握了一下。

陆轻泽抬头看她。

宁溪一双眼睛澄澈无比。

陆轻泽站起来,转过来回答:“回少奶奶的话,她的骨头没有长好,已经错位了,需要正骨。”

这句话虽然没有明面上回答曲婉雪的话,却也表明了一个事实。

宁溪的确是骨折了。

崔小桃听了,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不可能!”

她摇着头,直接冲到宁溪的身边,伸手去拉宁溪的手臂。

“啊!”

宁溪的手痛的叫了出来,陆轻泽出手握住了崔小桃的手腕,“请你别动她的胳膊,需要正骨。”

崔小桃不相信,“不可能,她绝对是装的!你是不是联合她一起骗人的?”

陆轻泽眯了眯眼睛,“我和她是今天第一次见面,请你说话自重。”

崔小桃满眼的难以置信,“不可能,不可能的,你肯定是庸医,你是个庸医!要叫人过来检查,再换个医生来!”

郁时年清了清嗓子。

崔小桃浑身一个激灵,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在一旁的林管家说:“陆轻泽陆医生,是郁家的兼职家庭医生,毕业于海德堡大学的医学院的博士专业,曾经参与过全球十大疑难疾病的治疗研究。”

崔小桃震惊的看向陆轻泽,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宁溪。

竟然……真的是这样。

她不相信,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不是的……

宁溪站了起来,她的脸色惨白,扶着骨折的手臂,看向曲婉雪。

“少奶奶,我被这样污蔑,我请求给我一个清白。”

曲婉雪点了点头。

都是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佣,要不然现在她早已经上楼去和郁时年过两人世界了。

她看向崔小桃,“本来我也不想管,但是你这么一点小事就闹到少爷面前,以为我们在家都很闲么?你认错么?”

崔小桃心里害怕的很。

曲婉雪的手段,她是见过的。

如果真等曲婉雪说出来惩罚的法子,她就完了!

她转头看向宁溪,直接向宁溪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宁溪,“李娟,我错了,我之前是看错了,我以为你是装的,我眼睛是进了沙子,脑子进了水,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种小人一般见识!你原谅我吧!”

宁溪被崔小桃扯的歪来歪去。

她伸出来自己没有受伤的手臂,扶起崔小桃。

“小桃,我们都是同事,都是伺候少爷少奶奶的佣人,我不会为难你。”

她这句话,就已经奠定了曲婉雪的基础。

原本,现在有郁时年在,曲婉雪也并不想要表现的太过狠辣。

毕竟,郁老夫人口中经常所说的,就是要:宽于待人,不要对待佣人太过苛刻。

曲婉雪笑了笑,“既然这样,李娟也原谅你了,我这里也就小惩大诫吧,你就出去面壁思过一个晚上吧。”

崔小桃这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好,谢谢少奶奶宽恕。”

事情解决了。

曲婉雪站起来,“张嫂叫人过来把碗筷收拾一下,陆医生,你就照料一下李娟的骨折吧,时年,我们上楼?”

她走到郁时年身边。

“时年?”

郁时年还在看着宁溪,听闻曲婉雪叫他,他才动了动眼睑,“好。”

宁溪一直低垂着眼帘,没有敢和郁时年正视。

一方面是在伪装胆怯。

另一方面。

她总觉得郁时年的目光太有深意。

等到众人都散去,张嫂安排了一间房,让陆轻泽给宁溪正骨。

“哎,都是你这几天太过劳累了,骨头都没长好,”张嫂叹气,“才这么年纪轻轻,要是万一长歪了可怎么好,快点叫陆医生给你正一正。”

陆轻泽蹲在宁溪面前,拉着她的手腕。

“有点疼,你忍着。”

宁溪细弱蚊蝇的嗯了一声。

只听咔咔两声,宁溪痛呼一声,一双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泪光。

张嫂担忧的走来走去,陆轻泽转头对张嫂说:“麻烦去端一盆热水来。”

张嫂应了一声往外走。

陆轻泽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医药箱,从里面拿出来了一瓶喷雾,在宁溪的手肘关节喷了两下,用一块铁皮板,将宁溪的手肘固定住,用绷带一圈一圈的缠着,用只有宁溪可以听到的声音说:“你的胳膊是几天前骨折的,否则就算是错位也已经长好了,而且形态根本不是车撞的,是用重物撞击导致。”

宁溪眼睛怯怯的,细弱带着微弱哭腔,“陆医生,你说什么呀?”

陆轻泽没说话,固定好宁溪的手臂,才抬眼去看她,“为什么撒谎?”

寂寞婚途

寂寞婚途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都市生活
  • 作者:夏七月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日,亲自动手将她推往地狱。五年的牢狱生活,磨去了她所有的棱角。“恨,就去报仇雪恨。”五年后,她浴血归来时。她说:郁时年,孩子也不是你的。她说:郁啪的一声。。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