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小说 >

控霸全球小说

控霸全球

控霸全球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烟花璀璨美

时间:2021-02-21 15:34:35

全球特控名单  全球脑控视频  全球控枪的国家  我要制霸全球免费  制霸全球免费  海控全球精品  世霸 全球限量  制霸全球怎么样  

他的前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特种兵,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滑落悬崖,自此他的命运就走入另一个方向。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意外发现自己居然变为了一个婴儿,一个中年人妇人正笑容着望着他。他再次穿越了回了大隋,在这个短寿的王朝,在这个群雄逐鹿中原的时代,他必将会热潮一股风云大隋朝开皇九年,东海县陆家庄,三面环山,南面是开阔的田地,东南三十余里有海。陆秀,祖上都是学医的,现在他的医术也算是小有名气。家里行医多年积累了不少财富,这一带大部分的天地都被陆家买了下来。到了陆秀的爷爷这一辈,本来不用行医的,家里钱粮富足,但是陆家人好像给人看病有瘾似得,放着地主老爷不做,偏偏选择做郎中,而且很多还都是免费治病。陆秀为人公正,乐善好施,重情义,每当相邻有困难时总是不等别人开口就主动帮助别人。就像去年收成不好,很多人都交不起田租,陆秀不但把众相邻的租子免了,还送给很多吃不上饭的人家许多粮食。本来陆家庄并不都是姓陆的,也有很多其他的姓,由于陆秀为人好,大家敬重他,于是就让他做了庄主,庄名也就成了陆家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快四十岁了还没有子嗣,真是苍天不公啊!去年邻过年的前一天庄上来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指名道姓要找陆秀,说是要送他一份大礼。陆秀纳闷,心想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送礼给我,还说什么大礼。想归想,陆秀还是热心招待了这个老道。谁知这老道一直住到元宵节过后还不提送礼的事,好菜好饭陆秀是搭了不少。有人就劝陆秀说这老道八成是个骗吃喝的,赶紧赶走吧。陆秀说:“这老道年纪这么大了,四处漂泊也不容易,我家也不差这一个人吃饭。”就这样一直到了二月二,老道找到陆秀说是要走,陆秀挽留说:“道长年岁已高,还是在这里多住些时日吧。”随即老道哈哈一笑说道:“听人说东海有善人陆秀,在此一月有余,所见所闻,果然名不虚传!老道到此,不是混吃混喝的,这个施主大可放心。不出月余贵府必将大喜临门。”陆秀问何喜之有,老道言道:“天机不可泄露!”言罢飘然而去。。

点评:

  陆灵聪敏好学,一点就会,这让乐方很惊讶。有的东西甚至还没教完,陆灵就会了,当然这些都是陆灵前世所知道的。陆灵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多认识一些繁体字,省的以后写个什么别人看不懂,又或者是看不懂别人写了什么。闲来无事的时候,陆灵自己也回忆着练练自己前世在少林寺练过的功夫,还有那些在部队学的杀人技巧。当然这些很多都是偷着练的,在别人面前也就是蹲个马步什么的。要不然被别人看到一个小孩子整天练一些杀人的勾当,还不把别人吓坏了。

  人在心情好的时候,日子总是过的飞快,转眼之间就到了冬至。这时的陆夫人已经怀胎十个月,今天眼看着就要生了,府里的人现在又紧张又高兴,大家盼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到了夜里,林夫人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陆秀虽然是郎中,可是接生他是万万不会的,这事还得稳婆来。陆秀早就找来了附近庄上的最好的稳婆刘婶,附近几个庄子这几年出生的孩子有一半是她接生的,可谓是经验丰富。陆秀和丫鬟们都在外面的房间伺候着,只听见从内室传来林氏夫人一阵阵疼痛的叫声,里面还夹杂着刘婶一些安慰的话。虽然天气很冷,陆秀还是出了一身汗,着急的来回走动着。忽然里面安静了下来,陆秀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心想这是生了,还是......?怎么没听到孩子的哭声呢?就在这时只见莲儿从里面跑出来喊道:“恭喜老爷,夫人生了个少爷,小少爷现在正睡觉呢。”陆秀急忙走进内室,只见刘婶怀里用棉布包裹着一个睡熟了的婴儿。刘婶满脸兴奋的说道:“恭喜陆庄主了。我接生了这么多孩子,还没遇到过这种睡着觉出生的孩子呢。小孩子出生不哭可是很危险的,这孩子居然没事。”陆秀看着躺在床上的林氏也平安无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吩咐下去全府上下每人赏二两银子。陆秀从刘婶怀里接过自己的儿子,报到床边。林氏夫人道:“给孩子起个名字吧。”陆秀思索片刻说:“从老道长的话应验,到现在睡着出生,我看这孩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灵气,我看就取名灵吧。”“陆灵,这名字好。妾身嫁到陆家二十多年,至今日终于为陆家留了一条血脉。这么多年承蒙老爷抬爱,今日终于了了一大心愿,死而无憾了。”陆秀道:“夫人不必多想,这都是命数,又怎么是夫人能够左右得了的呢。”陆灵出生这一年陆秀已经四十岁了。在古代一般都十五六就成家,四十岁很多人都抱上孙子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陆灵也一天天的长大,慢慢的和家人也有了感情,再怎么说陆秀夫妇也是他的父母。陆灵到了八个月的时候已经能自己走路了,一般的孩子都要等过了周岁才会走路。这都是陆灵自己刻意练习的结果,毕竟他还有前世二十多年的记忆,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想做什么事,至少要比刚出生的孩子强很多。陆秀夫妇看着自己家的孩子长的这么快,也是喜不自胜。等到陆灵三岁那年,已经和七岁的孩童差不多高了。陆灵和那些的同龄的孩童显得懂事的多,这让陆秀夫妇也感到很欣慰。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这个孩子是从二十一世纪投胎过来的,并且还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记忆,要是算起陆灵的实际年龄,他现在至少二十四五岁了,当然不会像其他小孩子动不动就又哭又闹的。陆灵这几年过的到也舒适,上辈子没得到的父爱母爱,现在都得到了。这几年陆灵一直跟在父母家人的身边,他现在已经知道现在是大隋朝文帝在位时期。陆灵想再过二十多年,必将天下大乱,看来老天还真是眷顾我啊,凭借自己的前世的能力,怎么也能打出一片天地,至少也比那个程咬金强一些吧。这几年陆灵也是闲的够了,现在打算找点事做。陆灵虽然前世的知识很丰富,但是古代的学问兵法什么的确是一窍不通,陆灵又觉得前世的功夫也不能荒废了,现在正是开始习武的好年龄,于是陆灵决定读书练武。

  大隋朝开皇九年,东海县陆家庄,三面环山,南面是开阔的田地,东南三十余里有海。陆秀,祖上都是学医的,现在他的医术也算是小有名气。家里行医多年积累了不少财富,这一带大部分的天地都被陆家买了下来。到了陆秀的爷爷这一辈,本来不用行医的,家里钱粮富足,但是陆家人好像给人看病有瘾似得,放着地主老爷不做,偏偏选择做郎中,而且很多还都是免费治病。陆秀为人公正,乐善好施,重情义,每当相邻有困难时总是不等别人开口就主动帮助别人。就像去年收成不好,很多人都交不起田租,陆秀不但把众相邻的租子免了,还送给很多吃不上饭的人家许多粮食。本来陆家庄并不都是姓陆的,也有很多其他的姓,由于陆秀为人好,大家敬重他,于是就让他做了庄主,庄名也就成了陆家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快四十岁了还没有子嗣,真是苍天不公啊!去年邻过年的前一天庄上来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指名道姓要找陆秀,说是要送他一份大礼。陆秀纳闷,心想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送礼给我,还说什么大礼。想归想,陆秀还是热心招待了这个老道。谁知这老道一直住到元宵节过后还不提送礼的事,好菜好饭陆秀是搭了不少。有人就劝陆秀说这老道八成是个骗吃喝的,赶紧赶走吧。陆秀说:“这老道年纪这么大了,四处漂泊也不容易,我家也不差这一个人吃饭。”就这样一直到了二月二,老道找到陆秀说是要走,陆秀挽留说:“道长年岁已高,还是在这里多住些时日吧。”随即老道哈哈一笑说道:“听人说东海有善人陆秀,在此一月有余,所见所闻,果然名不虚传!老道到此,不是混吃混喝的,这个施主大可放心。不出月余贵府必将大喜临门。”陆秀问何喜之有,老道言道:“天机不可泄露!”言罢飘然而去。

  公元2012年12月22号,晚上11点多钟,离预定的时间已经很近了。陆正良静静的潜伏在荒草丛中等待着猎物的到来。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吹着,陆灵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按照上级指示,将有一个恐怖份子的大头目将从这里路过。陆正良此次的目标就是狙杀这个头目。陆正良想今天是世界末日,正好送你这个作恶多端的混蛋上路。突然从前面射来一束灯光,陆正良知道目标来了。他此时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但是他确实看到了。这正是一个优秀的特种兵所必备的心理素质。为了不打草惊蛇,陆正良没有带任何电子产品,也就是说他跟外界没有任何联系,这次行动完全靠他一个人,胜败存亡还都是未知数。本来这个任务的人选有两个,一个是陆正良,另一个是X军的一个特种兵。陆正良从小跟着爷爷生活,爷爷去世后去少林寺练了几年功夫,成年后便入伍从了军,现在二十来岁还没找对象,属于孤家寡人一个。X军的那个兵家里还有父母,虽然他也很想执行这个任务,上级考虑到他的家庭原因没有选择他。于是陆正良成了这次任务的唯一人选。陆正良轻轻的调整狙击枪,把准星对准一个光头的胖子,只见那人五短身材,满脸的胡子,一双耗子眼滴溜溜的转,一看此人这个猥琐样,陆正良都觉得恶心。陆正良想这么猥琐恶心的人,还不干好事,活着简直就是浪费土地,污染空气。陆正良把手指勾住扳机,轻轻的一搂,顿时爆炸声四起,与此同时那个胖子的天灵盖就飞到了天上,绝对的黄金爆头!马上那边就传来一阵叽里呱啦的叫声,对面明显的被这突发的情况搞蒙了。陆正良此时也没闲着,周围早就布下了很多微型地雷,现在的爆炸声正好掩护他撤退,只见他像黑夜里的一头狼,轻轻的,快速的向预定的撤退路线跑去。当他快跑到悬崖边上时,忽然感觉脚下一轻,陆正良瞬间便向悬崖那边飘去。陆正良想:“你大爷的!这是那个混蛋在这里下的包!”

  接下来的几天,先是陆秀的的堂哥陆合送来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八岁的大儿子陆名,六岁的小儿子陆勇。接着又是张大郎家七岁的儿子张龙,岳老汉家的六岁的岳天,隔壁孙家的八岁的孩子孙尚武。从此六个孩子朝夕相处在一起读书。

  果然,在二月二十八这天,陆秀从外面给人诊病回来,只见夫人林氏身边的贴身丫鬟莲儿慌慌张张的跑来说:“庄主可算是回来了,夫人今日不知怎么了,恶心的厉害,吃的饭食都呕了出来。”陆秀说:“莫不是吃坏了肚子?”莲儿说:“夫人今日的饭食都是我准备的,都是以前吃的那些,绝不不会吃坏身子的。”陆秀听完眉头一皱,快步向房内走去,到了内室,看到夫人林氏正躺在床上,面色有点发黄,陆秀珍了一下脉象,只见眼中一亮,满脸惊愕的表情。莲儿在一旁紧张的伺候的,看到陆秀这表情也吓的不行,可是又不敢问。陆秀又珍了好一大会,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下了,随即哈哈大笑说:“莲儿快去煮碗酸梅汤来,夫人这是有喜啦!”身边的下人听了都慌忙给陆秀道喜,莲儿也是高兴的不得了,飞也似得去了厨房。下人们都说咱们庄主行善这么多年,苍天终于开眼了。也有的说这莫非是老道说的大喜临门应验了。对于陆秀来说确实没有比这更让他高兴的事了。陆秀感慨道:“道长果然是天人也。”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有一教书先生前来登门拜访,说是受县丞林大人之邀来此授业。此人姓乐名方,三十多岁,相貌敦厚,七尺身材,头戴方巾,本是林文之的一个朋友,读过好多年书,在东海也算是有学问的人了,可是屡试不第,心中自然烦闷。林文之便邀请他去陆家庄教外甥读书,这样也能给他解解闷。陆秀自然好生招待,又带儿子陆灵给乐方行了师礼。乐方大量了一下陆灵,只见陆灵相貌英俊,眼睛炯炯有神,说话得体大方,心中已经有了三分喜爱之心。陆灵也观察了一下他在这个时空的第一个老师,凭借前世做特种兵的敏锐的观察力可以看出乐方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甚至老实的有点迂腐,陆灵心想怪不得你屡试不第呢,脑子不知道变通啊。即使这样,陆灵还是接受了乐方,他觉得现在主要就是背背书,练练毛笔字,也不打算从乐方身上学到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

  过了没几天,陆家庄的人都听说陆秀为儿子请了私塾先生。许多人便央求陆秀让自家的孩子也跟着读一些书,说是不求能做大学问,认得几个字还是好的。陆秀欣然答应,说:“这事大家放心吧,只要我儿子有书读,你们家的孩子也能读上书。读书有个伴还是好的,这样才可以看出优劣来。”众人谢过去了。陆秀怕乐方不乐意,陆秀回头又把这事给乐方说了一下,希望乐方能多收一些学生,陆秀表示自己愿意多出一些银子。乐方笑道:“教书育人本是好事,既然庄主可以行善积德,我乐方就为什么不可以呢。”陆秀听罢大喜。

  自乐方走后,陆秀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先生。陆灵便成了这几个孩子的小头目,虽然除他年龄最小,但是大家都喜欢听他的。陆灵的智商至少和三十岁的差不多,还比现在的人多了一千四百年的见识,忽悠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做小弟还是很轻松的。闲来无事的时候,陆灵便教他们几招少林寺学的功夫,大家这几年经常见陆灵耍一些拳脚,还都以为这些都是他自己创的,也都没太在意。这几年除了陆名陆勇两兄弟和张龙,孙尚武,岳天他们几个,又有陆灵本家的好几个兄弟和陆家庄其他人家的孩子也来这里读书。此时陆秀家的东院简直就成了一个公立学校,在一起时间长了,彼此间到也相安无事。

  当陆正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身着古装的中年妇人的怀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妇人的**就递到了他的嘴里。陆正良本想躲开,但是他现在就是一个婴儿,又怎么能抗拒得了呢。妇人的乳汁很丰富,虽然陆正良不配合吮吸**,但是乳汁还是源源不断的送进了她的嘴里,前世没喝过娘奶的陆正良不大一会就喝饱了,妇人也就拔出了**。虽然现在陆正良从生理上来说变小了,但是他还是保留了以前的全部思维记忆。难道自己的前身摔死了,自己现在又投胎到了古代,在投胎时孟婆忘了给他喝汤,陆正良这样想。这时陆秀也走了过来,陆夫人道:“老爷,你看咱们灵儿多乖,不哭也不闹。”陆正良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名字被改成了灵儿,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和上辈子一样也姓陆。陆正良想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在这个世界好好的生活吧,在哪不是一辈子呢,前世也没什么牵挂的人和事了。陆正良很快就适应了现在新的身份,一个襁褓里的婴儿。他想辛苦了这么多年,现在正好趁机休息几年,有什么事等长大了再说。从此陆正良转世为陆灵,一代枭雄的成名记即将拉开帷幕。

  到了陆灵生日这一天,陆秀夫妇为儿子准备了不少礼物,许多亲朋好友也送来不少有趣的东西,陆灵无一喜爱。陆秀于是问:“这些礼物不好吗?我儿想要什么?”陆灵答曰:“这些礼物不是不好,只是孩儿觉得我已经长大了,不应该再贪图享乐玩耍了,应该做一些有用的事,以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陆秀闻罢大喜,林氏夫人高兴的眼泪也掉了下来。林文之,林氏夫人的弟弟,乃是东海县的县丞。“外甥想做什么呢?说给舅舅听听。”林文之问道。陆灵回答:“我想要读书习武,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以后也能光宗耀祖。”林文之听罢大喜:“外甥果然志向高远,如今我大隋如今国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当今天子更是一代明君。外甥日后只需勤学苦练,将来必将飞黄腾达,封侯拜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陆秀夫妇和众亲朋也都是又惊又喜。陆秀心想,我家世代行医,现在终于有一个愿意出来做官的了。陆秀马上吩咐家里的仆人阿福带人去把去把东边院里的书房收拾干净,以后好让陆灵在那安心读书习武。

  日子如流水般一天天的流去,眼看又到了冬天。这一年的冬天奇冷无比,这一天,彤云密布,朔风渐起,过了中午鹅毛般的大雪便纷纷扬扬的飘了下来。一直到傍晚时分,雪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这时只见陆家庄南面的路上隐隐约约跑来一匹快马,等这马跑进才发现这马浑身雪白,无一根杂毛,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人骑在在上面,从远处看就好像飞一样。坐在马上的是一年轻人,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仪表魁伟,身后背着一个大红色的包袱,端的是一个好儿郎。这匹马一直跑到岳老汉的酒馆处才停了下来,年轻人跳下马,把马拴在酒馆外的马槽里,径直进了酒馆。这里离大路近,岳老汉的酒馆还能勉强混口饭吃。年轻人找个桌子刚坐下,没等吆喝,岳老汉就跑到跟前,用抹布抹了一下年轻人面前的桌子问道:“客官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年轻人一摆手说道:“来一壶酒,随便炒几个菜吧。等会我还要向店家打听个人。”说罢从怀里掏出一锭十两的大银子。岳老汉一看,眼光都发绿了,心想这些银子在我这个破酒馆就算吃半个月我也不赔啊。岳老汉抓起银子道:“客官稍等,等我把菜做好后,客官一边吃,一边打听也不迟。”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