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总裁豪门 >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小说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捱过春秋

作者:阿翎

时间:2021-04-26 23:12:53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完本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完整版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t微盘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百度网盘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txt百度云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百度云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txt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 小说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免费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全文免费阅读  

不小心端了个贼窝,许初一不但被当成同伙被抓审讯,还成了警局的八卦人物。本以为会无罪释放,却没想到无缘无故惹上了传闻中赫赫有名的特警大少。被当八卦就算了,可这传闻“唐,唐队,当真要上?”一位穿着特警制服的警员手持枪紧张的望着自个儿队长问道。。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艳阳高照,拆迁房内的居民们都在清净的午睡。守着大门的保安站的笔直,深吸气一动也不敢动。

“唐,唐队,当真要上?”一位穿着特警制服的警员手持枪紧张的望着自个儿队长问道。

唐又南冷哼一声,紧攥着手中的警棍,知了没完没了在树丫上叫,叫的心烦意乱。

见唐队一副火山快要爆发的脸色,警员凛然将枪上膛,朝后一比试,大门外屏息等待的特警队员鱼贯而进,吓得保安们脸色发白。

“抓活的抓活的,都抓活的!”警员小谨一擦额头的汗,朝着冲进去的特警们吼道。

这片拆迁楼群并不大,相连三栋,手持枪的特警们按照计划往最边上的那栋楼冲去,只是眨眼的功夫,这栋楼下的一间商业铺面被紧紧包围。

铺面外观被黑色的玻璃纸牢牢贴上,只留了一扇玻璃小门供人进出,而以往进出的人个个凶神恶煞,跟流氓痞子没两样,周围居住的居民都称这间铺子是个黑铺,进去的人个个都愁眉苦脸走出来,甚至晚些的时候还有居民见有人被抬出来。

这一久了,自然有些不怕死的人去举报警方,但也见警察来了几次,等警察走了这间黑铺照样营业,居民们已经习以为常。

唐又南着黑色的特警制服,袖口高挽,碎发下也能见几滴汗珠子,他黑眸一眯,单手叉在腰上,手里拿着警棍一指:“上。”

得到队长命令的特警们高度默契的配合上,踢开玻璃门冲了进去。

只听里面传来阵阵喧闹声,唐又南掏了掏耳朵,站在一旁的阴凉处,这时,玻璃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影从里冲了出来,在外待命的特警们还未回过神,只见一黑影已经快速上前伸脚一绊,人影躲过,黑影哼了一声,抬脚一踢,手里的警棍朝脖子一敲,人影闷哼一声,捂着脖子在地上翻滚着叫疼。

唐队好帅!特警队员们齐刷刷的回神,上前铐住逃跑的人。

“都看紧了,一个都不准放过。”唐又南收回警棍,抬脚朝玻璃门内走去。

此刻的铺子里灯火通明,空调开的很足,四处可见被砸碎的赌博机和被特警制服的聚赌人员,唐又南很满意。

“唐队,都搞定了!”小谨见队长进来,上前汇报。

唐又南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在最角落的一个女孩子身上。

她穿着淑女裙子,长发披在肩上,眼神里充满无助,怎么说这个女孩子的气息都与这地下赌博场格格不入。

“她是?”唐又南举起警棍指着那位女孩子抬眼。

警员看过去哦了一声:“兄弟几个刚冲进来就看她站那,看起来挺柔弱一女孩子,兄弟几个没动,一会儿拷上回警局问。”

唐又南放下警棍眯着眼走了过去,女孩哆嗦了一下朝后退了几步,见这位浑身散发着戾气的警察心头一跳。

而唐又南也眉头一跳,本来很满意这次任务结果的脸色立马变的僵硬起来。

“你,叫什么?”唐又南紧握警棍,冷声问道。

……

许初一跟着两名特警上了警车,警车内全是刚抓的聚赌人员,个个低头唉声叹气,个别几个不服气的还在敲打车窗大吼大闹。

唐又南准备收队,但余光瞥见一旁的警车,警棍颇有节奏的敲打着大腿,他收回目光朝旁边的小谨道:“重新安排一辆车。”

回到警局,许初一被一名特警队员带到一间四面都是白墙的房间,她无措的坐在中央,望着旁边的挂钟,三点一刻。

“唐又南这混小子是不是专克老子的!说!是不是!”范大炳顶着寸头双眉紧竖,一巴掌狠狠拍在柱子上,“他是没玩的了是吗?跑去剿什么赌博场!谁同意他去的!”

参与此次剿灭地下赌博场任务的特警们个个笔直的站在烈阳下,汗水滴到嘴角也不敢冒一句话,小谨心疼的看着兄弟几个,忍不住冒了句:“范大队,唐队对这赌博场已经观察很久了,而且这次任务我们也是圆满完成,并没有什么不妥……”

范大炳怒火中烧:“不妥?你们要什么不妥?小谨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两年有吧!你跟那来了才半年的混小子比啥?你比啥!”

小谨委屈的扣了扣裤腿低声喃喃:“唐队一来就是队长,哪儿是我们能比的……”

“你说什么?你在嘀咕什么?”范大炳再次一巴掌拍在柱子上,扫了一圈,“唐又南人呢?还要老子帮他擦屁股吗!”

此时,唐又南在洗手间照了照镜子,将脸和脖子上的汗擦干后,一身干爽的朝许初一所待的房间走去。

房间不大,但很安静,许初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数着挂钟的秒针咔咔滑过,手机被警察没收,要联系上许然还挺麻烦。

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正是那位浑身充满戾气,看见她脸色就不自然的警察,许初一微微蹙眉,紧张的看他关门,走到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额前的碎发还有些湿,黑眸下是他坚挺的鼻子和嘴唇,除了鼻子很挺之外,五官单看起来并无特色,但组装在这一张脸上,却是帅的跟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

“你,叫什么?”唐又南双手怀在胸前,严肃的问道。

她不敢直视他冰冷的目光,只能乖巧的低头回答:“许初一。”

果真是她。唐又南的脸色更加冰冷了,他恩了一声继续问道:“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我,我是等人,结果……”

“你等什么人?需要在那种地方等?”唐又南紧跟她的话,眸光锐利了些。

许初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赶紧移开目光摇头:“不是的,我,我本来是要去时代广场一家游乐店的娃娃机那等,但是找不到路,问了路人,然后就在那里了……”

唐又南没再问话,静默了十秒后,他再次开口:“等谁?”

“这个也要说吗?”许初一有些害怕,看到他越发锐利的目光后赶紧道,“警察,我没有犯罪,你们,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抓错人没关系,等你们查清楚后放我出去,可以吗?”

唐又南忽然笑了,放下双手站了起来:“不,至少我没有抓错。”

艳阳高照,拆迁房内的居民们都在清净的午睡。守着大门的保安站的笔直,深吸气一动也不敢动。

“唐,唐队,当真要上?”一位穿着特警制服的警员手持枪紧张的望着自个儿队长问道。

唐又南冷哼一声,紧攥着手中的警棍,知了没完没了在树丫上叫,叫的心烦意乱。

见唐队一副火山快要爆发的脸色,警员凛然将枪上膛,朝后一比试,大门外屏息等待的特警队员鱼贯而进,吓得保安们脸色发白。

“抓活的抓活的,都抓活的!”警员小谨一擦额头的汗,朝着冲进去的特警们吼道。

这片拆迁楼群并不大,相连三栋,手持枪的特警们按照计划往最边上的那栋楼冲去,只是眨眼的功夫,这栋楼下的一间商业铺面被紧紧包围。

铺面外观被黑色的玻璃纸牢牢贴上,只留了一扇玻璃小门供人进出,而以往进出的人个个凶神恶煞,跟流氓痞子没两样,周围居住的居民都称这间铺子是个黑铺,进去的人个个都愁眉苦脸走出来,甚至晚些的时候还有居民见有人被抬出来。

这一久了,自然有些不怕死的人去举报警方,但也见警察来了几次,等警察走了这间黑铺照样营业,居民们已经习以为常。

唐又南着黑色的特警制服,袖口高挽,碎发下也能见几滴汗珠子,他黑眸一眯,单手叉在腰上,手里拿着警棍一指:“上。”

得到队长命令的特警们高度默契的配合上,踢开玻璃门冲了进去。

只听里面传来阵阵喧闹声,唐又南掏了掏耳朵,站在一旁的阴凉处,这时,玻璃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影从里冲了出来,在外待命的特警们还未回过神,只见一黑影已经快速上前伸脚一绊,人影躲过,黑影哼了一声,抬脚一踢,手里的警棍朝脖子一敲,人影闷哼一声,捂着脖子在地上翻滚着叫疼。

唐队好帅!特警队员们齐刷刷的回神,上前铐住逃跑的人。

“都看紧了,一个都不准放过。”唐又南收回警棍,抬脚朝玻璃门内走去。

此刻的铺子里灯火通明,空调开的很足,四处可见被砸碎的赌博机和被特警制服的聚赌人员,唐又南很满意。

“唐队,都搞定了!”小谨见队长进来,上前汇报。

唐又南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在最角落的一个女孩子身上。

她穿着淑女裙子,长发披在肩上,眼神里充满无助,怎么说这个女孩子的气息都与这地下赌博场格格不入。

“她是?”唐又南举起警棍指着那位女孩子抬眼。

警员看过去哦了一声:“兄弟几个刚冲进来就看她站那,看起来挺柔弱一女孩子,兄弟几个没动,一会儿拷上回警局问。”

唐又南放下警棍眯着眼走了过去,女孩哆嗦了一下朝后退了几步,见这位浑身散发着戾气的警察心头一跳。

而唐又南也眉头一跳,本来很满意这次任务结果的脸色立马变的僵硬起来。

“你,叫什么?”唐又南紧握警棍,冷声问道。

……

许初一跟着两名特警上了警车,警车内全是刚抓的聚赌人员,个个低头唉声叹气,个别几个不服气的还在敲打车窗大吼大闹。

唐又南准备收队,但余光瞥见一旁的警车,警棍颇有节奏的敲打着大腿,他收回目光朝旁边的小谨道:“重新安排一辆车。”

回到警局,许初一被一名特警队员带到一间四面都是白墙的房间,她无措的坐在中央,望着旁边的挂钟,三点一刻。

“唐又南这混小子是不是专克老子的!说!是不是!”范大炳顶着寸头双眉紧竖,一巴掌狠狠拍在柱子上,“他是没玩的了是吗?跑去剿什么赌博场!谁同意他去的!”

参与此次剿灭地下赌博场任务的特警们个个笔直的站在烈阳下,汗水滴到嘴角也不敢冒一句话,小谨心疼的看着兄弟几个,忍不住冒了句:“范大队,唐队对这赌博场已经观察很久了,而且这次任务我们也是圆满完成,并没有什么不妥……”

范大炳怒火中烧:“不妥?你们要什么不妥?小谨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两年有吧!你跟那来了才半年的混小子比啥?你比啥!”

小谨委屈的扣了扣裤腿低声喃喃:“唐队一来就是队长,哪儿是我们能比的……”

“你说什么?你在嘀咕什么?”范大炳再次一巴掌拍在柱子上,扫了一圈,“唐又南人呢?还要老子帮他擦屁股吗!”

此时,唐又南在洗手间照了照镜子,将脸和脖子上的汗擦干后,一身干爽的朝许初一所待的房间走去。

房间不大,但很安静,许初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数着挂钟的秒针咔咔滑过,手机被警察没收,要联系上许然还挺麻烦。

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正是那位浑身充满戾气,看见她脸色就不自然的警察,许初一微微蹙眉,紧张的看他关门,走到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额前的碎发还有些湿,黑眸下是他坚挺的鼻子和嘴唇,除了鼻子很挺之外,五官单看起来并无特色,但组装在这一张脸上,却是帅的跟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

“你,叫什么?”唐又南双手怀在胸前,严肃的问道。

她不敢直视他冰冷的目光,只能乖巧的低头回答:“许初一。”

果真是她。唐又南的脸色更加冰冷了,他恩了一声继续问道:“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我,我是等人,结果……”

“你等什么人?需要在那种地方等?”唐又南紧跟她的话,眸光锐利了些。

许初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赶紧移开目光摇头:“不是的,我,我本来是要去时代广场一家游乐店的娃娃机那等,但是找不到路,问了路人,然后就在那里了……”

唐又南没再问话,静默了十秒后,他再次开口:“等谁?”

“这个也要说吗?”许初一有些害怕,看到他越发锐利的目光后赶紧道,“警察,我没有犯罪,你们,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抓错人没关系,等你们查清楚后放我出去,可以吗?”

唐又南忽然笑了,放下双手站了起来:“不,至少我没有抓错。”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久爱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