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爱文学!

首页 > 目录 > 《一笑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胭脂扣

第一章 胭脂扣

冷月敲雨 2021-06-08
后来的人们还流行的小脚,据传是南朝一个皇帝去欣赏一个舞女唱歌跳舞留下的的风俗。虽然顾家也没规则约束小颜。顾颜进来哥哥私塾旁听者的时候,哥哥是把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给她,教她如何束发,装扮成一个男孩子,并说旁人说顾颜是他远方的表弟。这时候小颜有了她的第二个名当时的人们还流行小脚,据说是南唐一个皇帝欣赏一个舞女跳舞留下的风俗。但是顾家没有约束小颜。顾颜进去哥哥私塾旁听的时候,哥哥是把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给她,教她如何束发,打扮成一个男孩子,并告诉旁人说顾颜是他远方的表弟。这时候小颜有了她的第二个名字,也是后来用了很久的字,叫做念如。。...

一笑缘

推荐指数:10分

《一笑缘》在线阅读

  十二岁的顾颜身体有些细微的变化,如果总是在二哥的私塾里,显得有些不大方便。当时的科举虽然还是正常的运行着,考试开始考三经,上谄下媚的现象也没得到遏制。哥哥的字是相当漂亮,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自成一家。哥哥平时帮人写字多了,互相传着,他的字体被很多人熟悉。在他科考的时候,虽然有专门的人负责誊写一份、再行封稿。但妒贤嫉能的人还是压住了哥哥的卷宗。哥哥虽说对仕途并不上心,但是才子心下却有些不甘心。

  当时的人们还流行小脚,据说是南唐一个皇帝欣赏一个舞女跳舞留下的风俗。但是顾家没有约束小颜。顾颜进去哥哥私塾旁听的时候,哥哥是把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给她,教她如何束发,打扮成一个男孩子,并告诉旁人说顾颜是他远方的表弟。这时候小颜有了她的第二个名字,也是后来用了很久的字,叫做念如。

  这天,是重阳节,同往常一样,哥哥的几个朋友约定一起喝酒。大哥上次回家一趟就又匆匆走了,所以聚会没有他。哥哥的朋友们听说哥哥远方来了一个表弟,就特意邀请了“她”。哥哥百般阻难,也是盛情难却,他反复叮嘱小颜,不要多说话,看他眼色,不要喝酒,他会准备好菊花茶,推脱不胜酒力就可以。

  是日,天色还未晚,一个身着褐色长襦的人先到了。今年,哥哥是当主,他们聚会的地点就在小颜的家里。父亲带着母亲出去赴自己的约去,所以,在家邀客也比较方便。

  “微之,这就是念如贤弟么?”那人呼着二哥的字,看着精心打理过的小颜。

  小颜一怔,这个人她是没见过的,便向他打下招呼就向二哥的房间走去。

  哥哥正在临帖,十分心细,没有注意到小颜进屋,也没有听见外边有人说话。

  “兄长,有人来了。”

  “哦,知道了,这么着急来的肯定是杨浩,你去应付下,我稍后就到,记得不能多说闲话。”

  小颜应了一声,出去了。

  须臾,哥哥出来了,和杨浩打个招呼,就出去等其他人。

  “多大了?”杨浩问了小颜。

  “十二岁。”小颜习惯换着嗓子说话。这时候就算男孩也没有变声,加之小颜长得比较秀气,说话细柔点也没人会被怀疑。

  “哦,到成家的年纪了,别像你哥,现在也不给你找个嫂子,”他极其认真的对小颜说着,瞟一眼微之,又问小颜,“有心仪的人没?”

  小颜还没顾得上害羞,哥哥就回过头来帮她打圆场:“孩子还小,过两三年再说也不迟,再说,你现在婚期是定了,还在外边喝闷酒,也不怕影响这孩子。”

  那人笑道:“你不知这是我是有了果子嫌酸的,你这个看着酸果子也不摘是什么样子呢?”

  哥哥照样阴郁了脸,什么也没说。

  不久,陆续来了几个年纪相仿的青年,哥哥一旁介绍着,这个是敬轩,这个是子行,这个是如晦。小颜听得好乱,很多人没有对上号,只是微微应着。

  各位列坐,大家都是哥哥的好朋友。今天多了一个念如的“弟弟”,焦点当然就是“他”了。

  这时,一个身穿紫色长衫,外边套个黑色小袄的人,举起酒杯说道:“‘相呼提筐采菊珠,朝起露湿沾罗懦’,这又到重阳了,咱们是老了,这个青年才俊,定是随他哥哥,才华出众,为了他,我们先喝一杯吧。”说罢,一饮而尽。

  “敬轩兄又是开玩笑,哪有长辈敬晚辈之礼,这酒我当罚,念如,还不帮我斟上?”说着,给小颜使个眼色。

  小颜就坐在哥哥左边,拿起白瓷壶就给哥哥倒了一杯,顺口酸了一句:“折煞小弟了,我只是兄长旁边打下手的,哪里有什么才华,还是各位兄长见多识广,以后还有很多要教我的,小弟在此先谢过了。我不胜酒力,敬轩大兄莫怪!”

  旁边的一个穿对领镶黑边饰的,上衣配这个黄裳的大哥,听了急了:“这么大人了,还让人带酒,不好不好!”

  敬轩听了反而一笑:“好了,谁让他摊上这样一个兄长,肯定是连喝酒都没教过他,看在他刚才叫我一个大兄的份上,这酒免了!”

  黄裳大哥可不干:“这么说来,这个书呆子肯定交给他很多作文之类,趁这佳节,也给咱吟两首?”

  “哈哈,我看你这个‘菊仙’今天居然敢穿黄色衣服出来,不记得那个黄袍加身的典故了,还在这里为难小弟!”杨浩接过话茬。

  “敬德!你说什么呢!”敬轩看了看杨浩。

  现场气氛突然不对,大家脸上都有些不自在。

  小颜看着又不敢说话,眼睛往屋外瞧了瞧,突然想起什么来,说到:“诗词兄长没怎么就教我,他说这些东西学了也没什么用。会几句诗经就够了。不过兄长们如果想玩这个游戏,我倒是有个好玩的东西给大家看。”小颜突然停住了,等大家反应。

  “什么东西?!”微之盯了一下小颜,怪她乱说话。

  小颜倒是不紧张,“二兄,还记得前几天我问你,咱们家都种了什么花草么?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按照这个摆设写了一个东西,自觉得很好玩。”说着她又停下来了。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一个人开口了:“念如!你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急性子,快人快语,刚才说话就冲突了,大家都习惯了,你也别介意,也别往外乱传。这个‘什么玩意’你就拿出来吧,也省着你这个哥哥又替你喝酒。”

  小颜知道可以说了,她站起来,示意大家等一下,然后又进了哥哥的房间,拿出了刚才哥哥架在笔架上的笔墨和纸来。纸上有字迹,大家看着是这样的:

  [[[CP|W:356|H:196|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112/1/2178535634583772204726074115869.jpg]]]小颜放下这张纸,又开始卖关子。退到一边。

  大家凑过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端倪。索性借了月光,来到屋外,看着这西面海棠,东面两棵樱树,南面还有这蝴蝶兰,勿忘我新鲜品种,茉莉蓬茸,北面芙蓉蔷薇郁金香什么的,不一而足,虽然近了秋冬季节,有些花没开,中间的荷塘也有些萧瑟,当时微之的院子,念如的‘什么玩意地图’也很有一番韵味。

  突然,刚才那个给‘什么玩意’命名的那个大哥想到了什么拿过纸来,回到屋子里。

  “念如!难道你也会这个?有意思,我来看看!”

  众人跟着进来了。

  “这是,这是三首诗吧!”

  念如突然捂起嘴来,笑道:“对了!”

  “如晦,你们在打什么马哈哈?”敬轩问道。

  “亏你们还要什么赋诗呢,诗都有了,你们还不喝酒?”

  大家又愣了。

  “念如,这些字是你写的么?还不错,过来把答案写上吧。然后灌他们酒喝!”如晦说道。“念如,如晦”他小声嘀咕起来了。

  原来他叫如晦,念如想着。顺口说道:“您的字我还没见过呢,你写吧。”

  “好啊,拿笔过来,我让你看看我的字可不比你兄长的差!”

  说着,如晦拿起笔开始写,大家都摒住呼吸开始看:

  其一:

  熏衣紫郁杏墙东

  月桂樱门两度风

  海棠微眠梅侧伫

  蝴蝶忘我却秋枫

  其二:

  蔷薇探梦露芙蓉

  蕙芷芳菲不忍冬

  信子敲门竹影瘦

  一杯茉莉数蓬茸

  如晦写到这里大家才注意到,原来这个东西是要转着圈看的,可是这中间这个怎么读?突然大家都想起来听说有一个苏小妹写过一个回文诗,也是这个样子的。

  敬德抢过笔来,说:“我得少喝两杯酒,这个我来写吧。说着拿起笔来了。突然觉得手不舒服,索性把纸悬在空中,挽起袖子,开始写了:

  其三

  一亭幢消夏荷淙

  消夏荷淙水叶逢

  扰水逢叶花阻路

  叶逢花阻一亭幢

  大家哈哈大笑,忘了什么“黄袍加身”的典故,各自领酒喝去了。

  微之看了看,说道:“这首起名叫‘夏’的话,这其二就该叫‘冬’。这其一就是‘秋’了。我这满院子居然没有‘春’么?”

  敬德又笑了,“你这个不去折枝的公子不领春,不摘酸果子,‘春’在哪里呢?”

  子行,就是被称为“菊仙”的那个冷笑了一下,说到:“唉,我这个黄袍还要这么个小孩子打圆场。”说着,自按了一壶闷酒。

  其实,大家今天聚在一起,并不是要吟诗作对。王安石新政推行这几年来,很多人不服。官场里面,各种水分,大家都多少有些数的,也就听之任之。当时人的命运也就是”学而优则仕“。李白的父亲是商人,便算是算是”低人一等“。顾家也一样。他们的父亲是换了名字逃到这里做的半商半官的日子。父亲年轻时,结交了很多官场上的朋友,说话也是很有力度,现在做些小买卖也算是求一种安稳。父亲最大的收获是培养了两个儿子,一文一武,也无遗憾。再过几年,小颜也长大了,嫁出去,也没什么要担心的。几年前,大哥武试成绩很好,就被派去打仗。大宋是重文轻武的,也就是怕武官掌权,但是这时候边疆起乱、国运岌岌可危。说起王某人的目的是好的,就是变法实施起来被”有心人“钻了空子,最后闹得大家都很不自在。苏轼也因此事被贬几次。二哥他们虽不结党,但喜欢聚在一起讨论这些。

  过些日子,子行要去汴京当差;敬德、敬轩二人是一个去扬州,一个去苏州;如晦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已经结婚的——他娶了一个妻子,二人相敬如宾,日子过得比较凄苦,而他正在准备参加考试。这里面,年纪最大的是敬轩,然后是如晦、敬德、子行,微之最小。

  “微之,你便甘心在这片土地上,只做门馆先生么?”这话是杨浩问的,懂微之的,比如刚才提到‘明明喜欢那个姑娘,却迟迟没有行动’的是敬德,不懂微之的,如刚才这个问题的还是敬德。

  微之看了一眼小颜,轻叹一声:“王羲之家虽然富有,又有官职,但是也就徒有一手好字而已;阮籍失恃,虽然什么不能做但是吐血数升。古云:‘父母在,不远游’啊。”

  顾颜听了似懂非懂,后来他们又谈了什么顾颜不记得了,未到子时,朋友们都散了,菊花糕也没有吃几口。再后来父母回来了。好像大哥那边出了点什么状况,但是母亲的收家书,只有四个字:‘一切安好’。二哥又和父母促膝谈了很久。小颜不知道怎么被哥哥抱回自己屋子的,只是听见哥哥走前,在小颜屋子里摆弄了前段时间大哥买来的胭脂,轻轻的说着:“再过两年,再过两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高山流水为相逢,相逢却在沉柯前 第一章 胭脂扣 第二章 紫玉 第三章 长帆 第四章 踏马相思令 第五章 木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